重溫《步步驚心》,十四爺究竟有多喜歡若曦?看到他的真心話,才明白什麼叫愛

小酱 2022/11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從愛生憂患,從愛生怖畏。

所以十四爺一直擔憂著若曦,他說:只要你想走,我便帶你走,誰都攔不住我。

十四爺對若曦早已是深愛,只是他愛而不自知,也許從他們的第一次見面,他便愛上了這個與眾不同的若曦,待他發現這份愛的時候,已是一發不可收拾。

若曦最愛的是四爺,但最愛她的是十四爺。

初次見她,是她十三歲之時,她站在涼亭里,捧著宋詞的讀本,滿臉的凄楚悵然。

那是他在那個年紀看不懂的憂傷。

第二次見她時,是在十爺的壽宴上,她獨為一人歌唱,那個溫柔認真的樣子,和平時活潑好動的樣子不一,與那個讀著凄楚宋詞的樣子不一,這樣的一個女子,就這樣深深的刻進他的心里。

多年后,若曦為了救他,謊稱他是自己的情人。

十四爺是這樣說他們的故事的,多年前她為了他唱歌,他便愛上了她。

也許這就是他的真心話,但是他卻還不自知。

很多時候十四爺與若曦的相處都是以斗嘴為常,他早早將若曦視為八嫂以斷了自己的非分之想,于是他去幫八爺問:「你究竟要的是什麼?」

但其實這也是他想問的東西。

愛到深情是不愛,因為我愛你,所以我要隨你做你想做的,我只顧護你周全便可。

有人說所有的愛最后都會轉成如同親情般的愛,對愛人的舉動最后都變成了淡淡的,但愛卻是無比是深重。

若曦為了十三阿哥被罰跪在御花園,四爺來了,為了她同站在雨中,用自己的一方斗篷為他遮風擋雨,八爺來了,提傘而來,見到若曦與四爺一起,便怒氣沖沖走了,只有十四爺雖怒她與四爺在一起,但還是留下了,走到她面前,從懷中拿出芙蓉糕。

他記得她多年前說過她最愛芙蓉糕,也只有他掛念著她已經米水未進許久了。

這樣細微的舉動,也只有親人般的深愛才能做到了。

他們都愛她,但是他們都顧及太多了。

而十四爺卻愿舍命,不單止為了十三爺,更是為了若曦。

若曦抗旨不愿嫁被貶至浣衣局,他忙前忙后只為了讓她不受苦。

后來他毅然去了西北,去了戰場,不為別的,就為了爭權,做他曾經最不愿做的。

而他爭權不為其他,只為能護她。

八爺為了皇位棄了她,四爺為了她周全也棄了她,她已然是一個戴罪之身,無人敢娶她。

十四爺不知若曦為何進了浣衣局,但他卻還是連求了三次婚。

后來他從遙遠的西北回來了,向皇上請求帶你走,可……

「你在浣衣局六年多,我已經向皇阿瑪求了三次婚,五十五年一次,五十六年一次,皇阿瑪都沒有答應。今日我又向皇阿瑪求婚,求他就算是給我的賞賜,求他念在你多年服侍的份上,原諒你,再大的錯,這麼多年吃的苦也足夠了。你猜皇阿瑪告訴我什麼?」

竟然是她不愿嫁給他。

看著眼前的她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己,滿臉都是寫著對不起。

他終歸是不忍,騙了她:「我視你為友。」

這一句「為友」誤了他多少年,可他還是說了這句話,只為了讓她沒有負擔。

多年前的若曦曾說:「他是斷不會要我的,何不找四爺,反正他也愿意娶。」

他們終歸是錯過了。

他拿著娶她的圣旨,卻沒有強行的占有她,而是丟下一句:「我等你。」

后來她說她累了,他便拿著圣旨,強硬地帶她走。

就算此生往后都要受盡折磨,但能讓她幸福便可。

他娶了她,可他終是不愿給她任何負擔。

我愛你,你做你想做的事,便可,不必顧及我。

直到若曦死了的一刻,他才敢在她的額上輕輕一吻,表達他的愛。

那一份深重到極致的愛!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