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離喧囂,夫妻一家隱居深山8年,住茅屋吃野菜過逍遙生活:輕鬆而自由,令人神往

還記得《射雕英雄傳》裡的桃花島嗎?找一處閑雲野鶴的地方,過著世外桃源的隱居生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很多人羡慕這樣的生活,但苦於無法逃離現實。今天,我們一起來看看在武當山琴人穀隱居的一對夫妻,他們過著隱士的農耕生活。妻子曾是年薪10多萬的白領,丈夫是在武當山習武的隱士「流泥」,這位號稱「泥流」的「穀主」帶著妻女,在這裡隱居8年,以制琴為生,過著逍遙的田園生活。

琴人谷在武當山西神道,海拔1000米,從市區開車要3個多小時,其中有30公里是盤山路,山勢極其險峻,峽谷幽深,遊客一般是不會走到這裡的。「流泥」老家在廣西梧州農村,兄弟姐妹很多,在14歲那年,他來到了湖北武當山,師從山上的武師,研習琴術、武術16年,最近10來年 ,多次到美國、加拿大等國,交流琴藝和劍術。

流泥夫妻現在住的房子是8年前從當地農戶那裡租來的,總共3間正房,1間偏房,茅草房正對著險峻的高山,門前有夫妻倆打造的一座涼亭,專門會客用的。下面是深不見底的山谷,土屋周圍是流泥帶弟子們開闢出來的菜地,屋子四周種滿了竹子。

清晨5點左右,「琴人谷」的穀主流泥起床,在涼亭裡打坐半小時,然後練劍1小時,然後讓弟子把古琴遞給他,靜心撫琴。7點多,泥流跟弟子們一起進餐,早飯是妻子煮的菜葉稀飯。飯後,大家兩小時集體打坐,背道德經和三字經。午飯過後,大家或午休,或是洗衣,下午彈琴、下棋、舞劍、喝茶等,自由活動,有時集體耕田種菜。晚餐炒大白菜,吃涼拌野薺菜、蘿蔔湯和煮麵條。大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這裡沒有電視,跟外界的交流,全靠手機。

很多人眼中,泥流的妻子才貌雙全,精通琴棋書畫,還會耕種、砌牆等粗活。1986年出生的妻子,老家在宜昌市夷陵區,因為家境貧寒,她小學畢業就到福建打工,幹過刷盤子、行銷等多種職業,賺來的錢大都交給家裡。後來,她就職在福州某廣告公司,可是,她沒有什麼學歷,工作越來越覺得吃力,久而久之,她覺得壓力超過自己的承受力,經常失眠。一次,她請假3個月,到武當山習武健身,身體好了起來,可是,一回到福州上班,就又出現各種狀況。於是,她乾脆辭掉工作,重返武當山,就在這個時候,她認識了在武當山上隱居的流泥,跟他學會了武術、古琴、吹簫,跟著泥流隱居以後,她每天過著簡單、規律的生活……

泥流說,他剛上的時候,山裡不通電,但流泥已經習慣了沒有電的原生態生活。這裡的冬天,最低溫度零下20攝氏度,所以,每年從10月開始,他們就每天上山砍柴,準備過冬的柴火,直到土屋門外都堆滿了柴,才夠1冬的取暖。8年來,他們隱居深山,自己耕種、紡織,上山菜野菜、野果,吃、穿、用自給自足,地窖裡還有去年冬天沒吃完的白菜,廚房裡堆著各種野菜……

隱居在這裡,沒有快節奏的工作壓力,沒有大起大落的挫折,更沒有轟轟烈烈的人生,日子過得平平淡淡,就像山裡的那泓清泉,隨風微瀾。在這裡,可以自由呼吸,自由生長,可以充分體味活著的感覺,輕鬆而自由,令人神往。但是,捫心自問,我們真的能放得下都市的諸多美好,返璞歸真,回到原生態的生活當中嗎?

用戶評論